Elino桑

嵐赛高
一个黄担
墙头kk 桥本环奈 近期白居

要幸福啊,我爱你们。

轻轻给2018一个拥抱,给2019一个吻。。


前晚第一次投影月亮。
那个小小的星球,随着望远镜焦距的调整渐渐清晰,轻飘飘地落在我捧着的白纸上。那一瞬间,我的内心震颤不已。

很难描述那种感受,大概是一种很小心翼翼的幸福。就像原本遥不可及的恋人,突然带着她小小的世界坐在了你面前一样。她是那样清冷又美丽,神圣又脆弱。你想拥有她,又不敢碰她,只能小心翼翼地将她捧着,连呼吸都要放轻几分。

我意识到,我爱她。
这个小小的星球,就是我远在天边的恋人、遥不可及的幻梦。

熄灯后躺在床上,看到一些消息,心里闷得厉害。听着无问给已经睡觉的朋友发消息,在一片黑暗中对着屏幕不停地流眼泪。越讲越伤心,呼吸开始困难,身体微微颤抖。我也才意识到自己伤心成这样。

我巴不得随着月光一起隐去,去到我的小小月球的背面茕茕孑立。但我又贪婪地想要陪伴,想要祝福,想要爱。
我哭得眼睛发酸,终究还是没能随着月光隐去,一夜无梦直至天明。

朋友说,至少她会祝福我。
今晚的月亮还是很圆。

远在天边的恋人
遥不可及的幻梦

30.生日快乐,二宫先生w

[竹马] 兔子与柴犬

给阿菊的甜饼 @相叶太太
童话风,挺……乱来的……
短,傻白甜。就觉得二宫先生和相叶先生能相遇真的太好了qwqqqqq然后瞎打出来的东西……
勉强算二宫先生白组司会的贺文吧ww
最后让我团其他人也客串了下
这五个人能相遇也真的太好了
以上


    从前有一座森林,在森林里生活着一只柴犬。它一开始并不是在森林里生活的,谁也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它是只长得非常可爱的柴犬,于是总有小动物犹豫再三之后,还是壮着胆子去接近它。但柴犬每次都只是点点头,不爱接话。它只是每天到处走走,找点吃的,偶尔发发呆,也不主动跟其他动物搭话。

    大家渐渐都觉得,这只看起来可爱的柴犬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实在是有点冷淡。但是,兔子先生不这么想。兔子是只很帅气又很温柔开朗的兔子,知道很多奇奇怪怪的森林知识,于是被大家称为兔子先生。它喜欢到处跑,常常能遇到柴犬;它也和柴犬搭过话,虽然柴犬并没有接它的话,但它看得出来,柴犬不是冷漠,它只是有点怕生和害羞。而且,它的的确确是只非常可爱的柴犬。

    兔子先生还很清楚地记得,第一天跟柴犬搭话的时候的场景。当时的柴犬被它那元气又热情的问好吓到了,毛茸茸的耳朵吓得抖了一下,空气中的光粒子就随着耳朵那微小的动作在阳光下打着圈飞舞,闪闪发光地把光带到它那睁大了的琥珀色的眼睛里。在兔子先生忍不住盯着柴犬看着,下意识夸了它可爱以后,柴犬就没有再看兔子先生,泛红的耳朵却已经暴露了它的害羞。

    真可爱啊……兔子先生呆呆地想着。

    从那以后,兔子先生每天就多了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找柴犬说话,偶尔给它带些好吃的。渐渐地,兔子先生终于跟柴犬混熟了。兔子先生发现,柴犬其实是特别机灵而且温柔;虽然偶尔会欺负自己,但恶作剧成功后的笑容真是可爱极了。它的的确确是只非常可爱的柴犬。兔子先生想。

    现在,柴犬终于融入了森林。除了兔子先生,它还认识了被人类遗忘在森林里有些贪吃的仓鼠、看起来很有贵族气息的黑猫,还有一条常常游着游着就睡着的有些黑的鱼。它活泼了起来,有些淘气又善解人意。

    大家还是不知道柴犬是从哪里来的,但这已经没有小动物在乎了,大家都很喜欢这只可爱的充满灵气的柴犬。它们只是一起考虑着怎么愉快地跟着森林一起度过春夏秋冬、开心地生活而已。


后来有一天

仓鼠:“我我我刚刚看见!!兔子先生亲了小柴犬!!!它们#@!RXT¥#YC%!”

鱼:“我在水里看过好多次了fufufu~”

黑猫:“才发现吗?不过能亲眼目睹这种场景嗯,恭喜恭喜。”

[竹马] 一个超——短打

特别短
特别特别短
投喂亲爱的阿菊 @相叶太太 的小甜饼
希望你不要嫌弃
也不要嫌弃我qwqqqqq



    二宫睡着了。秋日的太阳透过阳台的玻璃打在身上,温暖又温柔。于是二宫就迷迷糊糊地窝沙发上睡着了,电视节目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地传来。

    相叶回头看着他那带着孩子气的睡颜,慢慢地笑了出来。

    明明都三十几岁了,安静下来的时候却跟小孩子没什么两样。干干净净的,看起来就像个精灵。阳光温柔地包围着他,风轻轻卷起空中的光粒子绕着二宫微翘的发尾。相叶觉得自己都能看到他身后的透明的精灵翅膀。

    相叶把电视声音调小,小心地挪得更靠近熟睡的人。相叶忍不住凑近了看,然后更近,更近,最后轻轻地落了一个吻在那微微颤动的眼角。

    他还闻到了二宫嘴边残留的甜甜的奶油味。他想起了他舔掉二宫嘴角奶油时,二宫红透的耳朵和撅起的薄唇。于是相叶忍不住又轻吻了一下那人有着可爱的弧度的嘴角,然后笑得更欢。

    但他不会笑出声音,虽然很想但也不会用力亲吻。因为他不想打扰那人安稳的睡眠,不想打扰此刻只属于他的小精灵。

[智润] 爱上毛绒的你

诈尸啦!(谁管你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小天使点的文
真的,拖了相当久……(土下座

主智润 微竹马和翔桑客串(助攻
以下正文!








    好热。大野智觉得自己快蒸发了。玩偶服里的空气又闷又热,大野觉得自己的衣服肯定能拧出水来。他想像不出亲友相叶雅纪是为什么能一直坚持干这份工作。“就不该随随便便答应嘛……”大野无力地盯着外面的灿烂阳光,小声地抱怨。

    五小时前,大野待在开着空调的家里画插画稿子时,手机突然响了,是大亲友相叶雅纪。“O酱O酱!下午能帮我代班吗?我得去帮nino准备生日礼物……”“啊可以哟。爱拔酱放心去吧。”

    大野当时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但在跟着做了第一套动作后就悔青了肠子。天气太热了!玩偶服又重。正式上场后,周末来公园游玩的人群就不停地来,围观拍照要抱抱,让办成玩偶的大野没法休息。中途还来了一群郊游的小学生,让大野整个人的不好了。

    临近傍晚,公园的人终于开始少了。大野趁着没人的空隙猫着背一动不动地颓着,没想到一抬头就又看到了人。



    众所周知,松本润是个吉祥物爱好者。所以在他看到公园里的玩偶时是非常开心的,虽然那只玩偶,看起来有点无精打采的。松本觉得它似乎有点猫背;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奇怪的萌感。一动不动的猫背玩偶似乎看到了松本,吓得猛地一抖挺直了腰,把松本乐得不行。

    大野见那人直直盯着自己,以为自己偷懒被抓包了,吓了一跳。没想到那人居然就笑了起来,浓浓的颜倒是特别好看,笑容灿烂得犹如阳光;身材很好,衣着也很时尚。跟我完全不一样啊。愣愣地想。那人小跑了过来,在大野面前站住,正儿八经地说了说“你好!”,然后就猝不及防地抱了上来。“诶诶诶!??”大野被猛地抱得站不稳,下意识就回抱住了那人,这时也才发现那人比自己高了不少,而且很白。那人轻轻晃着,开心地蹭着自己身上的玩偶服;眼睛非常美,睫毛又长又浓。明明很成熟的装扮,流露出的笑容却跟孩子一样纯粹可爱。大野不自觉地也随着松本笑了,透过玩偶服小小的开口,在暗处小心翼翼地看着松本,眼中带着沉甸甸的温柔。

     夏日的傍晚还是很热,但松本不想离开怀里的玩偶,或者说玩偶的怀抱。松本见过很多玩偶,也跟很多玩偶拥抱过,但这个玩偶不一样;总觉得他很温柔,大概还有点天然。他的怀抱像雨后阳光一样温暖,假如自己一直抱着他不放的话,他就算累瘫也绝对不会把他推开。大概不高,很容易站不稳。松本还透过玩偶服听到了他小小的惊呼声,是很清亮通透的声线,一定很适合唱歌。

    一阵混着夜晚味道的风吹了过来。突然间,松本意识到,他在喜欢的恐怕已经不是玩偶本身了。




    大野在那人脸色一变转身离开时还没反应过来,愣在了原地。终于反应过来要迈开步子伸手去拦时,却被管理员扯了回来通知下班了。虽然大野一生悬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换好了衣服,但还是没追上那人,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他的身影。大野抬头看了看彻底暗下来的天空,开始思念灿烂阳光。

    “所以尼桑你这是……心动了?”面对面前樱井翔一脸八卦的直白提问,大野愣了一下,才低下头小小声地“嗯”了一声。“诶~不过居然是男孩子啊……”不得不说,樱井对自己大学学长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的事实还是有点惊讶的。毕竟从大学到现在这么多年,他都从来没听说过大野喜欢过谁,结果扮了半天玩偶就坠入了情网。“但我觉得这是好事,尼桑。”樱井看着一脸忧愁的不安的大野,突然说。

    大野其实是很担心的。他太久没喜欢过人,他想了很久,才确认了他对那人怀有的情感是喜欢;但当回过神时,大野又不知该怎么做了。被久违的美好感情环绕,却又看不清前路。喜欢上人应该做什么?喜欢上了男孩子又该怎么办啊……而且联系方式什么的完全不清楚,就连名字也不知道。大野很苦恼,非常苦恼。于是他在半夜十一点把刚下班的樱井叫出来喝酒消愁,随便把那人从头到脚狠狠夸了一通。

    对于樱井得出的“这是好事”的结论,大野一脸困惑。虽然他也不觉得这是坏事就是了。“那……可……我连他叫都不知道……”大野还是不知所措。

    是是,你除了他长特别帅特别可爱衣服搭得特别好睫毛特别长眼睛特别好看反正哪都特别好以外,啥也不知道。樱井在心里默默吐槽,还是操心地说“要不你让爱拔酱多让你代他几天?说不定他还再来呢?”大野听到马上抬起了头两眼放光,“可以吗?”“反正他和nino肯定得腻歪好几天。”樱井一脸嫌弃。

    就像大野当初答应相叶一样,相叶也爽快地答应了他。等到电话挂掉后后好一会儿才又打回来问为什么,隐隐约约还能听见旁边二宫的吐槽声。在大野把事情讲了一遍后,他听见二宫得出了跟樱井一样的结论——“这是好事”。

    大野脑海中浮现出了夏日灿烂的阳光,公园斑驳的树影,那人孩子一样的笑颜。心跳的声音在安静的夏夜里越来越清晰。这是,好事……大野沉沉睡去。




    松本醒了。他睡得不太好。他做了个短短的梦,梦见那个扮玩偶的人没有戴着玩偶头。他脸颊圆圆的,肤色有点深,五官很秀气,眼睛像装着大海一般深沉,带着水的柔情。他对松本笑了一下,微微下垂的眼角显得异常温柔。

    然后松本就醒了。他有些恼火地瞪着窗外的雨,大力地按掉了闹钟。绵绵细雨仿佛没个尽头,带得空气的温度都低了下来。松本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拥抱,一个暖暖的、温柔的拥抱。但他又不敢走出去,拥抱所在之地有雨,不知能否放晴。

    “松润你的意思是不是你喜欢上了同性但是又担心他和别人的目光啊?”友人相叶雅纪超级直接的说法搞得脸皮薄的松本接不下去。“咳……差不多吧。”松本沉默了一会儿小声说。说实在的,他一直认为自己是直的,突然喜欢上同性,让他很犹豫。虽然他并不歧视什么,但那个他连的长相都不清楚就迷迷糊糊喜欢上的人又怎么想呢?朋友们知道了又会怎么看呢?

    明知道畏首畏尾就无法前进,但还是恐惧着未知。




    “松润,”相叶喝了口茶,缓缓开口,“你觉得我跟nino怎么样?”“挺好的。”松本看了看相叶,轻声说。相叶放下茶杯,抬头看着松本说,“其实我们遇到过很多麻烦,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闲言碎语都有。但是,很多时候就是得无视一些东西,把所有想说的话说出来,不然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松本听着相叶的话,愣了许久。突然,松本有些无奈地笑了。“真麻烦啊……有些事不做会后悔一辈子的吧?”相叶看着松本,也笑了。“会的哦。”




     天又要黑了。雨从一早就下着,到现在还不停。大野站在公园的广场中央,雨落在他的身上,被体温和温热的空气蒸发。下雨天公园几乎没人,玩偶活动也被停止。早上大野收到通知,说画稿截稿期提前了,他匆匆完成剩下的部分时已经下午了。下雨天,又不是休息日,人家又不认识他,更没有什么约定。出门时犹豫又匆忙,矛盾着连伞都忘了带。明知对方会再次出现的几率小之又小,但大野还是来了公园。万一他一无聊就来了呢?万一……



    万一他会喜欢我呢?






    松本跟相叶告别后就撑着伞跑进了公园。咖啡厅离公园很近,步行就三分钟的距离。其实在出门前,不,在打电话约相叶出来前,心里就已经有了决定了吧。
    下雨天啊,梦里的你在不在呢?




    大野浑身湿透了。他抬头看了看天,雨水就落到了眼里。大野伸出双手,抹了把脸。他放下手,抬起头,然后就在重新清晰的视线中看到了那个人。大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只知道自己很开心。那人还喘着气,看到大野后愣了一下,然后匆匆拿着伞快步走向大野。

    松本远远地看到了一个人站在广场上。他抬头看天,抹了下脸,小小只的身材正正地站在广场中央,透着一股纯粹的执着气。那人终于看到了松本。那一瞬间,松本就知道他是那个扮玩偶的人。可能是因为他在看到自己后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笑容;也可能是因为那个神奇的梦。他浑身被雨淋得湿透,即使有些狼狈但还是跟梦里一样,眉眼无比温柔。

    松本赶紧走向大野,用伞帮湿漉漉的大野挡雨。“你傻啊!”大野听到松本的责怪,反而笑得更加灿烂。“还笑!要是感冒了怎么办……”松本一手拿伞,一手拍着大野的衣服,帮他打掉一点雨水,眉头皱着。一脸苦恼的样子也很可爱呢。大野悄悄想。

     “你……叫什么名字?”耳边传来大野清清亮亮的声音,松本抬起头,对上了大野那温柔充满笑意的眼。

    天似乎晴了。夕阳的余晖从云间撒下来,空气中透着温暖的色彩。

    “松本……松本润。”
    “润啊……我是大野。大野智。”




    “我喜欢你。”





    松本发现,不穿玩偶服的大野的怀抱,也如雨后的阳光一样温暖。





  *二宫×大野的小剧场
“欧吉酱你再说一遍……”
“……我跟那个人在一起了,他叫松本润。”
“那是我宝贝表弟!老子不neng死你我就睡客厅!!”

  *相叶×二宫的小剧场
“相叶氏,你听完J那样说,是不是就知道了他喜欢的是欧吉酱?”
“嘛……当然是知道啦。我是反应慢不是傻啦!”
“…………”
“不过啊,假如直接跟他讲我知道那是谁,他肯定就拉不下脸了。所以我就顺水推舟啦!我是不是很聪……诶?nino你脸色怎么好像不太好啊……”
“相叶雅纪这个月你给我睡客厅!”
“诶!??Q♢Q”

  *樱井×二宫小剧场
“……就是这样。翔yan我是不是很可怜!”
“嘛,说实在的我没看出来你可怜在哪里……好好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哼!自己的人帮着一个老头子把自家的超可爱超单纯的白菜挖走的感觉你是不会懂的!”
“可爱单纯的白菜?嗯确实不太……咳我懂懂懂!”

END









感谢看完的gn们!
下次更文……大概遥遥无期吧(喂!

[润智] 重感冒(番外)R

新年贺礼!
懒癌如我许久没更了 下次更文也遥遥无期
感谢看完小天使们ww
大家新年快乐哟!!
(比心w

老样子来copy吧!

[润智] 重感冒 下

终于码完啦!
(还有脸说





    雨不小,松本的伞却不大。为了不淋到雨,松本和大野靠得很近,在伞下小心地前进着。湿润的空气开始带上夜的凉意,松本更能清楚地感受到身边大野的体温。他很想把穿得单薄的大野揽入怀中,但能做的只是把伞朝大野那边倾斜,让雨水落在自己的肩上。

    大野觉得冷,但心又跳得比平时快得多。他跟松本靠得很近。大野感觉自己脸颊有点发烫。松本不讨厌他,松本……
    他是喜欢我的吧。

    大野又悄悄地,朝松本身边挪了挪,轻轻扯住了松本的衣角。

    松本感觉到大野的靠近,和衣角增加的小小的重量。松本压抑得连呼吸都乱了套。他想牵起大野的手,感冒的他手肯定比自己的还凉。

    两人依旧无言地走着,雨声一直不停歇。松本任由大野牵着他的衣角走,直到大野突然停了下来。“嗯?到了吗?”松本跟着他停了下,望着大野旁边的公寓楼,却不看大野。

    但大野一直看着他。天已经黑了,有些暗的路灯光打在松本身上,照亮了他湿透的肩膀。

    大野松开拉着松本的衣角的手,慢慢地抱住了松本。大野的体温穿过衣物,温暖松本湿润的肩膀。

    松本知道不能这样,但他做不到去推开大野,他是那么渴望大野的温暖。

    “老师,我喜欢你。”大野的声音在耳边轻声响起,混杂着雨的声音。

    松本撑着伞的手用力到得关节都泛白。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大野是他的学生,他是大野的老师,跟学生产生这种感情不应该。但倾盆大雨早已将他淋湿,他感冒了,躲不掉。

    大野稍稍松了手,抬起头看一直沉 默着的松本。松本终于也看向了他。

    松本很想吻大野,于是他松开手,扣住大野的后脑勺 ,吻住了大野的唇 ,任凭雨伞掉到地上。

    大野听到伞落到地上的声音。雨打在脸上很凉,但头后传来了松本手心的温暖,唇上更是滚烫。大野收紧了拥抱着松本的手臂,松本也更用力地将他抱紧。两人的体温在冰凉的雨中重叠。

    跟身份性别都没关系,我爱他只是因为他是大野智而已。既然上天跟我们开这种玩笑,那就请原谅我们吧。



    寒意入侵身体,松本猛地想起大野还在感冒。松本赶紧地把大野拉到公寓楼下,才又跑回雨里捡湿透了的伞。

    大野打开门走进玄关,转身看了眼还站在门口的松本。大野撅了撅嘴,伸手把松本拽进了门,突然又有点害羞。“那个……我给你拿条毛巾!”大野不给松本说话的机会,飞快地转身跑进了屋里。

    大野急急忙忙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松本忍不住笑了出来。大野很快就拿着毛巾出来,把毛巾递给了松本。“雨这么大,润君,等小点再走吧?”大野的声音黏糊糊的,还带着鼻音,但念自己的名字时却跟灌了蜜一样甜。松本笑着低下头,轻吻了下大野的额头。

    大野被赶去洗澡的时候脸还是烫的。迷迷糊糊洗完澡,松本正好从厨房走出来。松本说他用大野平时剩下的食材给大野煮了粥。粥在放凉时大野就乖乖坐在椅子上让松本给他擦头发,大野舒服得差点睡着。大野觉得连空气都暖暖甜甜的。

    吃完粥洗完碗,松本又督促大野吃了药,然后又坐在一块看了会电视。“啊,都这么晚了。”松本看了眼手机后说。大野仔细听了听,外面的雨声小了许多,但还没停。“要不,润君今晚就住我这吧……”大野小小声地说,“反正我是一个人嘛。”

    大野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来越低。松本偷偷笑了一下,又故作苦恼地说,“可是我家里人肯定在等我回家。”大野听到后马上抬起了头,反应过来后一脸低落。松本忍不住又笑了出来,“我得先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才可以。”大野又一愣,然后就伸出手打了一下松本,但两人都笑得无比幸福。

    太可怕了,太幸福了。明明已经在身边了,但还是贪心到想每分每秒都跟他在一起。

    第二天是周末,松本难得自然醒了,大概是因为昨晚为了哄感冒的大野睡觉,自己也早早就躺下的缘故吧。松本小心地挪了挪手,用手撑起头,看着怀中还在熟睡的人。大野睡得很沉,纤长的睫毛轻轻颤着,晨光给他染上温暖的色彩,可爱的睡颜就像天使一般纯净无害。

    松本久违地感受到了深深的平和。上一次没有起床气是什么时候,他已经完全没印象了。松本低下头,又停了下来,他不想打扰这么美好的大野。松本又看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起身去给大野准备早餐。

    风从窗户缝中挤进来,吹动了大野桌上的画册。松本走过去看了几眼,好奇地翻了几下。里面画的都是大野风的画,但又翻了几页松本的手就僵住了。因为接下来几乎整本画的都是松本的速写。松本内心震颤不已。

    大野的房间里有很多的画作,风格独特精致。大野很有才华,更重要的是他还很年轻,而且那么温和纯净。

    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老师罢了,又能给他带来什么呢?


    大野醒了,松本已经不在身边。大野爬下床,连鞋都没穿就跑出房间,看到松本在厨房里才安了心。大野走到松本身后,蹭着松本撒娇,但那人却沉默着,也不回头。“润君?”大野有点心慌。

    “智,”松本转过身,轻轻抓着大野的手臂,声音有些颤抖和犹豫,“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他看着大野震惊不解的眼神,感觉心脏像被攥紧一般疼。“智,你还年轻。这个世界很残忍。我是男性,又只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和我在一起,你的未来恐怕不会变得更好。我是无所谓了,但你不一样。我不能保证给你带来好的一切,那我就不该那么自私。我……”松本稍稍拉开了大野,却猛地被大野甩开了手。

    “你以为你是谁啊松本润!”大野拧着眉,一脸倔强,扯着还有些闷的声音大声冲松本吼着,“ 你能给我带来什么, 我的未来什么样,这些不是你说了算的!是我说了算! 我不管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 ”大野很生气,但眼泪一直啪叽啪叽往下掉,他又害怕又委屈,他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松本看着一脸凶样又满脸泪水的大野, 伸手把大野抱到怀里, 自己满眼的泪也终于掉了下来。松本哽咽着在大野耳边说,“对不起,对不起……”他承受着大野的颤抖,听着大野的不受控的哭泣声,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年轻幼稚的人。

    被世俗的规则左右,自以为了解怎样才能更轻松地生活,但却渐渐忘记了,甚至是放弃了,生为人最为宝贵的那些感情。


    会感冒是很正常的。大野的感冒还没好,松本的感冒也没好。这种感冒一辈子不痊愈也没关系,而且最好的药就是彼此。

    我会迈向未来,有你的存在的未来。










谢谢看完的gn们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