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no桑

嵐赛高
一个黄担
墙头kk 桥本环奈 近期白居

[智润] 爱上毛绒的你

诈尸啦!(谁管你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小天使点的文
真的,拖了相当久……(土下座

主智润 微竹马和翔桑客串(助攻
以下正文!








    好热。大野智觉得自己快蒸发了。玩偶服里的空气又闷又热,大野觉得自己的衣服肯定能拧出水来。他想像不出亲友相叶雅纪是为什么能一直坚持干这份工作。“就不该随随便便答应嘛……”大野无力地盯着外面的灿烂阳光,小声地抱怨。

    五小时前,大野待在开着空调的家里画插画稿子时,手机突然响了,是大亲友相叶雅纪。“O酱O酱!下午能帮我代班吗?我得去帮nino准备生日礼物……”“啊可以哟。爱拔酱放心去吧。”

    大野当时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但在跟着做了第一套动作后就悔青了肠子。天气太热了!玩偶服又重。正式上场后,周末来公园游玩的人群就不停地来,围观拍照要抱抱,让办成玩偶的大野没法休息。中途还来了一群郊游的小学生,让大野整个人的不好了。

    临近傍晚,公园的人终于开始少了。大野趁着没人的空隙猫着背一动不动地颓着,没想到一抬头就又看到了人。



    众所周知,松本润是个吉祥物爱好者。所以在他看到公园里的玩偶时是非常开心的,虽然那只玩偶,看起来有点无精打采的。松本觉得它似乎有点猫背;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奇怪的萌感。一动不动的猫背玩偶似乎看到了松本,吓得猛地一抖挺直了腰,把松本乐得不行。

    大野见那人直直盯着自己,以为自己偷懒被抓包了,吓了一跳。没想到那人居然就笑了起来,浓浓的颜倒是特别好看,笑容灿烂得犹如阳光;身材很好,衣着也很时尚。跟我完全不一样啊。愣愣地想。那人小跑了过来,在大野面前站住,正儿八经地说了说“你好!”,然后就猝不及防地抱了上来。“诶诶诶!??”大野被猛地抱得站不稳,下意识就回抱住了那人,这时也才发现那人比自己高了不少,而且很白。那人轻轻晃着,开心地蹭着自己身上的玩偶服;眼睛非常美,睫毛又长又浓。明明很成熟的装扮,流露出的笑容却跟孩子一样纯粹可爱。大野不自觉地也随着松本笑了,透过玩偶服小小的开口,在暗处小心翼翼地看着松本,眼中带着沉甸甸的温柔。

     夏日的傍晚还是很热,但松本不想离开怀里的玩偶,或者说玩偶的怀抱。松本见过很多玩偶,也跟很多玩偶拥抱过,但这个玩偶不一样;总觉得他很温柔,大概还有点天然。他的怀抱像雨后阳光一样温暖,假如自己一直抱着他不放的话,他就算累瘫也绝对不会把他推开。大概不高,很容易站不稳。松本还透过玩偶服听到了他小小的惊呼声,是很清亮通透的声线,一定很适合唱歌。

    一阵混着夜晚味道的风吹了过来。突然间,松本意识到,他在喜欢的恐怕已经不是玩偶本身了。




    大野在那人脸色一变转身离开时还没反应过来,愣在了原地。终于反应过来要迈开步子伸手去拦时,却被管理员扯了回来通知下班了。虽然大野一生悬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换好了衣服,但还是没追上那人,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他的身影。大野抬头看了看彻底暗下来的天空,开始思念灿烂阳光。

    “所以尼桑你这是……心动了?”面对面前樱井翔一脸八卦的直白提问,大野愣了一下,才低下头小小声地“嗯”了一声。“诶~不过居然是男孩子啊……”不得不说,樱井对自己大学学长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的事实还是有点惊讶的。毕竟从大学到现在这么多年,他都从来没听说过大野喜欢过谁,结果扮了半天玩偶就坠入了情网。“但我觉得这是好事,尼桑。”樱井看着一脸忧愁的不安的大野,突然说。

    大野其实是很担心的。他太久没喜欢过人,他想了很久,才确认了他对那人怀有的情感是喜欢;但当回过神时,大野又不知该怎么做了。被久违的美好感情环绕,却又看不清前路。喜欢上人应该做什么?喜欢上了男孩子又该怎么办啊……而且联系方式什么的完全不清楚,就连名字也不知道。大野很苦恼,非常苦恼。于是他在半夜十一点把刚下班的樱井叫出来喝酒消愁,随便把那人从头到脚狠狠夸了一通。

    对于樱井得出的“这是好事”的结论,大野一脸困惑。虽然他也不觉得这是坏事就是了。“那……可……我连他叫都不知道……”大野还是不知所措。

    是是,你除了他长特别帅特别可爱衣服搭得特别好睫毛特别长眼睛特别好看反正哪都特别好以外,啥也不知道。樱井在心里默默吐槽,还是操心地说“要不你让爱拔酱多让你代他几天?说不定他还再来呢?”大野听到马上抬起了头两眼放光,“可以吗?”“反正他和nino肯定得腻歪好几天。”樱井一脸嫌弃。

    就像大野当初答应相叶一样,相叶也爽快地答应了他。等到电话挂掉后后好一会儿才又打回来问为什么,隐隐约约还能听见旁边二宫的吐槽声。在大野把事情讲了一遍后,他听见二宫得出了跟樱井一样的结论——“这是好事”。

    大野脑海中浮现出了夏日灿烂的阳光,公园斑驳的树影,那人孩子一样的笑颜。心跳的声音在安静的夏夜里越来越清晰。这是,好事……大野沉沉睡去。




    松本醒了。他睡得不太好。他做了个短短的梦,梦见那个扮玩偶的人没有戴着玩偶头。他脸颊圆圆的,肤色有点深,五官很秀气,眼睛像装着大海一般深沉,带着水的柔情。他对松本笑了一下,微微下垂的眼角显得异常温柔。

    然后松本就醒了。他有些恼火地瞪着窗外的雨,大力地按掉了闹钟。绵绵细雨仿佛没个尽头,带得空气的温度都低了下来。松本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拥抱,一个暖暖的、温柔的拥抱。但他又不敢走出去,拥抱所在之地有雨,不知能否放晴。

    “松润你的意思是不是你喜欢上了同性但是又担心他和别人的目光啊?”友人相叶雅纪超级直接的说法搞得脸皮薄的松本接不下去。“咳……差不多吧。”松本沉默了一会儿小声说。说实在的,他一直认为自己是直的,突然喜欢上同性,让他很犹豫。虽然他并不歧视什么,但那个他连的长相都不清楚就迷迷糊糊喜欢上的人又怎么想呢?朋友们知道了又会怎么看呢?

    明知道畏首畏尾就无法前进,但还是恐惧着未知。




    “松润,”相叶喝了口茶,缓缓开口,“你觉得我跟nino怎么样?”“挺好的。”松本看了看相叶,轻声说。相叶放下茶杯,抬头看着松本说,“其实我们遇到过很多麻烦,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闲言碎语都有。但是,很多时候就是得无视一些东西,把所有想说的话说出来,不然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松本听着相叶的话,愣了许久。突然,松本有些无奈地笑了。“真麻烦啊……有些事不做会后悔一辈子的吧?”相叶看着松本,也笑了。“会的哦。”




     天又要黑了。雨从一早就下着,到现在还不停。大野站在公园的广场中央,雨落在他的身上,被体温和温热的空气蒸发。下雨天公园几乎没人,玩偶活动也被停止。早上大野收到通知,说画稿截稿期提前了,他匆匆完成剩下的部分时已经下午了。下雨天,又不是休息日,人家又不认识他,更没有什么约定。出门时犹豫又匆忙,矛盾着连伞都忘了带。明知对方会再次出现的几率小之又小,但大野还是来了公园。万一他一无聊就来了呢?万一……



    万一他会喜欢我呢?






    松本跟相叶告别后就撑着伞跑进了公园。咖啡厅离公园很近,步行就三分钟的距离。其实在出门前,不,在打电话约相叶出来前,心里就已经有了决定了吧。
    下雨天啊,梦里的你在不在呢?




    大野浑身湿透了。他抬头看了看天,雨水就落到了眼里。大野伸出双手,抹了把脸。他放下手,抬起头,然后就在重新清晰的视线中看到了那个人。大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只知道自己很开心。那人还喘着气,看到大野后愣了一下,然后匆匆拿着伞快步走向大野。

    松本远远地看到了一个人站在广场上。他抬头看天,抹了下脸,小小只的身材正正地站在广场中央,透着一股纯粹的执着气。那人终于看到了松本。那一瞬间,松本就知道他是那个扮玩偶的人。可能是因为他在看到自己后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笑容;也可能是因为那个神奇的梦。他浑身被雨淋得湿透,即使有些狼狈但还是跟梦里一样,眉眼无比温柔。

    松本赶紧走向大野,用伞帮湿漉漉的大野挡雨。“你傻啊!”大野听到松本的责怪,反而笑得更加灿烂。“还笑!要是感冒了怎么办……”松本一手拿伞,一手拍着大野的衣服,帮他打掉一点雨水,眉头皱着。一脸苦恼的样子也很可爱呢。大野悄悄想。

     “你……叫什么名字?”耳边传来大野清清亮亮的声音,松本抬起头,对上了大野那温柔充满笑意的眼。

    天似乎晴了。夕阳的余晖从云间撒下来,空气中透着温暖的色彩。

    “松本……松本润。”
    “润啊……我是大野。大野智。”




    “我喜欢你。”





    松本发现,不穿玩偶服的大野的怀抱,也如雨后的阳光一样温暖。





  *二宫×大野的小剧场
“欧吉酱你再说一遍……”
“……我跟那个人在一起了,他叫松本润。”
“那是我宝贝表弟!老子不neng死你我就睡客厅!!”

  *相叶×二宫的小剧场
“相叶氏,你听完J那样说,是不是就知道了他喜欢的是欧吉酱?”
“嘛……当然是知道啦。我是反应慢不是傻啦!”
“…………”
“不过啊,假如直接跟他讲我知道那是谁,他肯定就拉不下脸了。所以我就顺水推舟啦!我是不是很聪……诶?nino你脸色怎么好像不太好啊……”
“相叶雅纪这个月你给我睡客厅!”
“诶!??Q♢Q”

  *樱井×二宫小剧场
“……就是这样。翔yan我是不是很可怜!”
“嘛,说实在的我没看出来你可怜在哪里……好好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哼!自己的人帮着一个老头子把自家的超可爱超单纯的白菜挖走的感觉你是不会懂的!”
“可爱单纯的白菜?嗯确实不太……咳我懂懂懂!”

END









感谢看完的gn们!
下次更文……大概遥遥无期吧(喂!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