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no桑

嵐赛高
一个黄担
墙头kk 桥本环奈 近期白居

[竹马]偷窥

    一场秋雨过后,相叶雅纪身上散发出来的桂花的香气混在湿凉的空气里,在二宫和也的鼻尖上绕着。二宫瞪着相叶,警惕地问到,“你到底想干什么?”相叶委屈地低下头,漂亮的杏眼里泛起了泪光。

    事情的起因,是从一个星期前,每天早上都出现在二宫书桌上的桂花。

    两个星期前,二宫随父母搬到了这所房子里。二宫的房间前有一棵老桂树。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但在一个星期前的早餐,二宫起床后就发现自己的书桌上被人放了一支桂花。

    “妈,这是你摘的吗?”二宫拿着桂花,问和子妈妈。“唉,真漂亮啊。”和子妈妈接过桂花,“但不是我摘的哦。”二宫又问遍了家里人,但没人知道是谁放的。

    第二天、第三天,连续一个星期,不管二宫是锁上房门还是关上窗,第二天早上,桂花都会出现。“反正也没什么坏处,就随它去吧。”和子妈妈安慰到。但二宫却不服气。“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二宫抿着猫唇,暗暗发誓。

    明天正好是周末,二宫便设了个半夜的闹钟,早早地躺到床上睡觉。

    相叶雅纪是一只桂树妖,住在这所房子里已经很久很久了。两个星期前,有一家人搬了进来。这家人的妈妈很温柔 ,一来就给相叶浇了水;爸爸工作很努力,总是很晚回来。但这家人的儿子,让相叶雅纪心动了。他好像叫和也,长得好可爱。相叶心想。在痴痴看了他一个星期后,相叶决定表示点什么。于是,从那以后的每个晚上,相叶都折下自己身上最漂亮的一支桂花,化做人形,偷偷潜进二宫的房间里,把花放到二宫的书桌上。当然,包括今晚。

    “铃!……”闹钟小声地响起,但也足够吵醒二宫了。二宫猛地按停闹钟后,起身拿起了枕边的游戏机。二宫又看了眼窗外,才发现下雨了。“会变冷啊……”二宫小声嘀咕。

    相叶被雨淋醒了,虽然是树妖,但湿漉漉的还是觉得冷。相叶小心地化成人形,手里拿着每晚送给二宫的桂花。他走到二宫房间前,使了点法术打开了窗,悄悄爬了进去。

    在第三局游戏结束后,二宫突然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响。来了吗?二宫合上游戏机,小心翼翼地躺下。

  
  相叶熟门熟路地走到二宫的书桌前,轻轻放下桂花,然后轻轻走到了二宫的床边。

    走过来了!二宫听见那人的脚步走到自己身边,有些紧张。这时,站在床边的男人俯下了身。二宫感受到一阵强烈的视线在身上游走,下意识绷紧了身体。突然,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带着甜腻桂花香气的轻柔的吻。

    床上的人突然坐了起来,狠狠打了一下相叶的头,力度大得相叶觉得自己的叶子都要被拍下来了。“好痛噢……”相叶捂着头蹲在地上,小声抱怨。

    二宫爬下床,站在相叶面前。相叶捂着头蹲着地上,身上还湿漉漉的。二宫看着这人可怜兮兮的样子,突然有点心软,但嘴上却还是很凶地问他,“你是谁!?”相叶被吓了一跳,站起身说“我是相叶雅纪。”“……”二宫突然有种感觉——要跟这人交流恐怕有困难。“你到底想干什么?”二宫盘着手,瞪着相叶。相叶委屈地低下头,漂亮的杏眼泛上了泪光。沉默了一会儿后,相叶像下定了什么决心,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二宫,说,“从和也你搬来我就一直在关注你了。和也认真打游戏的样子很帅,弹吉他唱歌的样子也很帅;和也吃饭吃得少,但汉堡肉就一定会吃光;和也练习魔术的样子也很有趣,失败了懊恼的样子也很可爱。”相叶情不自禁地微笑了起来,“但这样的和也,在日落的时候总坐在书桌前对着夕阳发呆,那样子好忧郁,我想陪着和也,我不想看见和也不开心。”相叶很认真地看着二宫的眼睛,眼里闪着光。

    “真是变态啊……整天盯着我。”二宫有些无奈地说着,却眼角发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变得孤独,但无人察觉,如今却被这个“变态”发现了最脆弱的一面。

    相叶被变态这个称号吓到了,“和也你不要太讨厌我QAQ”相叶的菱形嘴微微张开,杏眼里充满眼泪,想是快要哭出来。

    “那,答应我一件事我就不讨厌你。”二宫深吸一口气,发现空气里满满的都是甜蜜的桂花味。“嗯嗯嗯!”相叶用力地点了几下头。突然,二宫逼近相叶,抓住了相叶的衣领,说“你以后不准再偷窥我,要干嘛就光明正大的找我。但每天的桂花还是要的!”相叶反应了几秒后,猛地抱住了二宫。甜甜的桂花味呛得二宫喘不过气。

    好像……认识了一个不得了的笨蛋啊……二宫嘴角上扬,悄悄地抱住了相叶。

    “和也你耳朵红了。”

    “笨蛋!”




      感谢看完的gn们qwq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