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no桑

嵐赛高
一个黄担
墙头kk 桥本环奈 近期白居

[Y2]饲养

    这是二宫和也第三次路过这家宠物店时,被橱窗里的那只仓鼠狠狠盯着了。二宫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瞪回去。

    “你别老看我啊看别人嘛……”二宫蹲下来,隔着玻璃无奈地对仓鼠说。谁知道仓鼠听到后,反而贴在了玻璃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二宫。二宫看着这只圆滚滚的仓鼠,忍不住笑了出来。

   

    樱井翔是一只仓鼠精。一星期前,它在公园找松果吃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少年。那天有点冷,秋风落树上的叶,撩起少年的前发。少年哼着不知名的歌,手插在裤兜里,从樱井所在的树下匆匆走过,带起一阵微风也带走了樱井的心神。“我恋爱了!”樱井在心中呐喊,然后把掉在地上的松子塞进嘴里后就跟了上去。

    少年很快就走到了家。樱井发现少年是一个人住,看样子还在上学。“一个人的话会寂寞的吧……”于是樱井为了“陪伴”少年,把自己送进了少年明天路过的宠物店,天天盯着他看,祈祷哪天少年会把他买回家。

    天气越来越冷了,二宫一个人来这边上学也快一年了。仓鼠挠挠玻璃,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二宫。“还是蛮可爱的嘛……有个热源暖手也不赖啊。”二宫看着仓鼠,决定把这个小痴汉带回家。

    终于,樱井翔等到了这一天,少年把他买回了家。“我叫二宫和也,读高中。”二宫盘腿坐在地上,对樱井说。“叫你什么呢?”二宫撑着头开始思考,猫唇微微嘟起。“好可爱!”樱井忍不住感叹。“就叫你肉球好了。”“吱!”樱井听到大声反对,他只是最近在贴秋膘罢了。“不然呢。”二宫把樱井从笼子里抓了出来,悬在半空中。樱井虽然是妖精,但他恐高啊!“吱!!”樱井忍不住惨叫,四肢僵硬。二宫兴趣盎然地看着樱井的反应,“那叫你恐高的肉球可以吧?”二宫坏笑地问樱井。樱井只能扭着圆圆的脑袋拼命点头。

   

    不知不觉樱井已经被二宫养了快三个月。现在他已经可以不呆在笼子里了。二宫平时除了上学就是呆在家里打游戏,很少出去,饭也是自己在家做。

    二宫做的饭虽然不复杂,但是很香。樱井每到饭点就只能闻着饭菜味啃仓鼠粮。直到有一天二宫菜做多了,就把吃剩下的放在了冰箱里。到了半夜,樱井突然饿醒了。想到晚餐还剩有菜,樱井犹豫了一会儿后,化成了人形,摸黑打开了冰箱。第二天二宫打开冰箱,发现剩菜都消失了,盘子也洗过了。“咦~”二宫小小地哼了一声,没有再终究。

    从那时起,二宫的饭菜就常常做多 ,吃不完也不再放冰箱而是直接放桌子上。樱井也很配合地在半夜都吃光。“nino是知道了吗?”樱井解决完饭菜,边洗碗边想,“要是知道了,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呢……”樱井嘟起嘴巴,眉头皱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也没了轻重,把碗盘折腾地哐哐响。

    二宫站在房间门口,听着厨房里樱井搞出来的声响,犹豫着要不要去拯救他的碗盘。其实樱井第一次偷吃二宫就发现了。二宫睡眠一向很浅,听到动静起来时,就看见一个长得很端正的少年坐在桌前狼吞虎咽。二宫吓了一跳但还是不动声色地看着那人开心地吃完东西后乖乖地洗了碗盘,然后变回了仓鼠钻进了笼子。“原来如此……”二宫微微一笑 ,悄悄走回了房间。之后就故意做多饭菜,放在餐桌上让樱井吃。

    樱井洗完碗盘却还是想不通,结果把碗盘放进柜子时一不留神,把一个碗摔在了地上。

   二宫看到樱井把碗摔碎了,下意识就跑了过去。他听到陶瓷破裂的声音时,第一反应竟不是心疼碗,而是怕樱井受伤。

    樱井看到地上碎裂的碗和突然出现的二宫,愣在了原地。“nino……”樱井小声说。

    二宫被樱井这么一叫,才反应过来自己露馅了。“啊……我的碗!”二宫抱怨着,耳朵却红了。

    “我、我会想办法赔的!”樱井紧张地说,“不要赶我走……”

    二宫看了眼樱井,发现这人的大眼睛确实跟仓鼠一模一样,都闪闪发亮的。“肯定不会放你走了!”二宫有点凶地对樱井说,“怎么就养了你呢……”

    樱井睁大了眼睛,惊讶地说“nino你果然知道了!饭也是你故意做给我吃的吧?”

    二宫听完耳朵又红了起来,但嘴上还是不客气地说“才没有呢!快收拾啦记得赔啊!”然后拿起了扫把开始自己收拾。

    樱井看着二宫红透的耳朵,明白了许多,忍不住笑了出来。

    二宫发现樱井看着自己,笑得暧昧,就瞪了樱井一眼,“笑什么!”

    “最喜欢nino了。一直都是。”樱井看着二宫,认真的说,说完自己的脸也红了起来。

    “告白你害什么羞。白吃我那么多饭都不害臊呢。”二宫看着樱井那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nino……”樱井微微抬头,等待二宫回应。

    “我这个碗价值连城,你赔不完就不准走。”二宫扫着地,一本正经地说。

    “唉!”樱井无奈地笑笑,微微弯腰凑近二宫,说,“看来我得还一辈子咯。”

    二宫不禁又红了耳朵。

评论(1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