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no桑

嵐赛高
一个黄担
墙头kk 桥本环奈 近期白居

[润二]保护

     一个晚上,松本润在路过公寓边的巷子时,看到一个白嫩瘦小的少年蹲在背光处,身上似乎有血迹。松本犹豫了一会,还是走近了少年。松本蹲下来,拍了拍少年的肩。少年缓慢地抬起头来,但明显神志不清。松本这才发现;少年的腹部一片血红。“救救我……”少年看着松本,说完竟然就昏迷了。“等等……”松本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故感到不知所措。松本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少年,清秀瘦小,不像什么坏人。松本不禁有些心软,“但能报警应该早报警了……”松本想了想,决定还是把人先带到自己家。松本是读医科大学的。帮二宫处理了伤口之后,便在床边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二宫醒来了。“这是哪里?”二宫起身,看到了在床边熟睡的人,才想起来自己昨晚好像跟这个人类求助了。二宫是狐妖,昨天傍晚他在公园里溜达的时候,被一个驱魔师发现了。虽然什么坏事也没干,但驱魔师却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过来。二宫受了伤,逃到了一个阴暗的巷子里。在快支持不住的时候,一个男人拍了拍他的肩,他下意识就求救了。

    “你居然真的救了我啊……”二宫小声说,“也太没警戒性了。”二宫不自觉的为眼前的人担心。二宫小心地抬起脚想下床,结果牵动了腹部的伤口。“呀啊!”二宫忍不住惨叫出声。

    在松本睡得正安稳的时候,突然被一声惨叫惊醒了。松本坐正一看,发现是昨晚他救回来的少年醒了。但是,少年的头上多了对狐狸耳朵,还有一截狐狸尾巴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松本嘴巴微张,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他平时有听相叶雅纪说他看见了妖怪,但没拿这当一回事。现在亲眼看到了,却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二宫看见这个浓眉大眼的男人愣在那里,忍不住笑了出来,又伸出胳膊遮住了脸。

    “牙白好可爱……”松本看见少年遮住脸偷笑的样子,心里大喊不妙。其实他一向和动物关系不好,这只狐狸没有嫌弃他,他其实蛮开心的,但居然这么可爱,松本感觉自己要沦陷了。

    “呐,是你救了我吧。谢咯。”二宫放下手,微笑着对松本说,“我叫二宫和也,是只狐妖。”松本看着二宫甜甜的笑容,早已忘了起床气为何物。“我是松本润!”松本说,“啊!我去煮粥给你。”说完就起身快步走去了厨房。

    “完全不怕嘛……”二宫看着松本积极照顾自己的样子,不禁有些意外。“是个蛮可爱的人嘛。”二宫小声说着,露出了笑容。

    妖精恢复力很好,不出一个星期,二宫就生龙活虎的了。“润君,我已经康复咯。”二宫边吃饭边说。松本听了,放下了碗,“那……nino你要走了吗?”松本轻声问。“当然了。”二宫似乎丝毫不在意。松本不禁有些伤心。“不过,”二宫坏笑着说,“要是你想找我,就去公园吧。”

     二宫吃完这顿饭就离开了松本家,回到了公园里。虽然驱魔师很可能在来,但二宫无处可去,也不愿离开。毕竟,离开了的话有人要找他就找不到了。二宫坐在树上,晒着月光,呼吸着夜晚微凉的空气。突然间,他开始想念那个善良温柔的浓颜了。“什么嘛。才刚走好吧……”二宫吐槽着自己,心里却意识到了自己对松本的感情已经膨胀。

    今天松本难得起了个大早,做了一份便当后,就走去公园找二宫。清晨的公园人很少,松本在公园里转了一圈,只看到一个有些神经兮兮的中年大叔。松本又走了一会儿,却看不到二宫。“nino你在哪里啊?”松本小声呢喃。“润君你找我?”熟悉的声音突然从松本身后传来。松本猛地转过身,就看到那个他思念了一晚上的人悠闲地坐在树上晃着腿。

    松本和二宫正要上演离别后相见的感人剧情时,松本在公园里看见的那个中年大叔突然跳了出来。“我总算等到了!小妖精看我收了你!”那大叔大叫着冲向二宫。二宫一个没站稳,从树上摔了下来。“nino!”松本吓了一跳,赶紧跑到二宫身边,把他扶起来。“nino你没事吧?”松本担心地问二宫,确认二宫没事后,回过身狠狠瞪了那大叔一眼。“就是你欺负nino吧?!”松本气势汹汹地站起来,走向那大叔。“年轻人你要干什么……”大叔看这人杀气重,想要逃跑。这时松本抬手,狠狠地给了那大叔一拳头。

    “好帅……”二宫看着松本挥拳,不禁感叹到。

    把大叔赶走以后,松本和二宫就坐在草地上休息。松本拿出便当,说“给nino你的。打开吃吧。”二宫打开便当,忍不住笑了出来。便当上是紫菜拼成的“ 好きだ”。

    “唔……”二宫拿起便当,吃了一大口,然后松本就听见二宫模糊地说“唔也素。”

     “我也是”二宫故意模糊的说,结果还是红了耳朵。然后二宫就感觉到脸上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松本轻轻地吻着二宫侧脸,二宫也微笑着接受。他们似乎沐浴着全世界最美好的晨光。






不要在意那大叔那么弱为什么能伤到nino😃

细节不重要~(其实这就是个bug

谢谢看完的gn们!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