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no桑

嵐赛高
一个黄担
墙头kk 桥本环奈 近期白居

[润智] 重感冒 下

终于码完啦!
(还有脸说





    雨不小,松本的伞却不大。为了不淋到雨,松本和大野靠得很近,在伞下小心地前进着。湿润的空气开始带上夜的凉意,松本更能清楚地感受到身边大野的体温。他很想把穿得单薄的大野揽入怀中,但能做的只是把伞朝大野那边倾斜,让雨水落在自己的肩上。

    大野觉得冷,但心又跳得比平时快得多。他跟松本靠得很近。大野感觉自己脸颊有点发烫。松本不讨厌他,松本……
    他是喜欢我的吧。

    大野又悄悄地,朝松本身边挪了挪,轻轻扯住了松本的衣角。

    松本感觉到大野的靠近,和衣角增加的小小的重量。松本压抑得连呼吸都乱了套。他想牵起大野的手,感冒的他手肯定比自己的还凉。

    两人依旧无言地走着,雨声一直不停歇。松本任由大野牵着他的衣角走,直到大野突然停了下来。“嗯?到了吗?”松本跟着他停了下,望着大野旁边的公寓楼,却不看大野。

    但大野一直看着他。天已经黑了,有些暗的路灯光打在松本身上,照亮了他湿透的肩膀。

    大野松开拉着松本的衣角的手,慢慢地抱住了松本。大野的体温穿过衣物,温暖松本湿润的肩膀。

    松本知道不能这样,但他做不到去推开大野,他是那么渴望大野的温暖。

    “老师,我喜欢你。”大野的声音在耳边轻声响起,混杂着雨的声音。

    松本撑着伞的手用力到得关节都泛白。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大野是他的学生,他是大野的老师,跟学生产生这种感情不应该。但倾盆大雨早已将他淋湿,他感冒了,躲不掉。

    大野稍稍松了手,抬起头看一直沉 默着的松本。松本终于也看向了他。

    松本很想吻大野,于是他松开手,扣住大野的后脑勺 ,吻住了大野的唇 ,任凭雨伞掉到地上。

    大野听到伞落到地上的声音。雨打在脸上很凉,但头后传来了松本手心的温暖,唇上更是滚烫。大野收紧了拥抱着松本的手臂,松本也更用力地将他抱紧。两人的体温在冰凉的雨中重叠。

    跟身份性别都没关系,我爱他只是因为他是大野智而已。既然上天跟我们开这种玩笑,那就请原谅我们吧。



    寒意入侵身体,松本猛地想起大野还在感冒。松本赶紧地把大野拉到公寓楼下,才又跑回雨里捡湿透了的伞。

    大野打开门走进玄关,转身看了眼还站在门口的松本。大野撅了撅嘴,伸手把松本拽进了门,突然又有点害羞。“那个……我给你拿条毛巾!”大野不给松本说话的机会,飞快地转身跑进了屋里。

    大野急急忙忙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松本忍不住笑了出来。大野很快就拿着毛巾出来,把毛巾递给了松本。“雨这么大,润君,等小点再走吧?”大野的声音黏糊糊的,还带着鼻音,但念自己的名字时却跟灌了蜜一样甜。松本笑着低下头,轻吻了下大野的额头。

    大野被赶去洗澡的时候脸还是烫的。迷迷糊糊洗完澡,松本正好从厨房走出来。松本说他用大野平时剩下的食材给大野煮了粥。粥在放凉时大野就乖乖坐在椅子上让松本给他擦头发,大野舒服得差点睡着。大野觉得连空气都暖暖甜甜的。

    吃完粥洗完碗,松本又督促大野吃了药,然后又坐在一块看了会电视。“啊,都这么晚了。”松本看了眼手机后说。大野仔细听了听,外面的雨声小了许多,但还没停。“要不,润君今晚就住我这吧……”大野小小声地说,“反正我是一个人嘛。”

    大野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来越低。松本偷偷笑了一下,又故作苦恼地说,“可是我家里人肯定在等我回家。”大野听到后马上抬起了头,反应过来后一脸低落。松本忍不住又笑了出来,“我得先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才可以。”大野又一愣,然后就伸出手打了一下松本,但两人都笑得无比幸福。

    太可怕了,太幸福了。明明已经在身边了,但还是贪心到想每分每秒都跟他在一起。

    第二天是周末,松本难得自然醒了,大概是因为昨晚为了哄感冒的大野睡觉,自己也早早就躺下的缘故吧。松本小心地挪了挪手,用手撑起头,看着怀中还在熟睡的人。大野睡得很沉,纤长的睫毛轻轻颤着,晨光给他染上温暖的色彩,可爱的睡颜就像天使一般纯净无害。

    松本久违地感受到了深深的平和。上一次没有起床气是什么时候,他已经完全没印象了。松本低下头,又停了下来,他不想打扰这么美好的大野。松本又看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起身去给大野准备早餐。

    风从窗户缝中挤进来,吹动了大野桌上的画册。松本走过去看了几眼,好奇地翻了几下。里面画的都是大野风的画,但又翻了几页松本的手就僵住了。因为接下来几乎整本画的都是松本的速写。松本内心震颤不已。

    大野的房间里有很多的画作,风格独特精致。大野很有才华,更重要的是他还很年轻,而且那么温和纯净。

    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老师罢了,又能给他带来什么呢?


    大野醒了,松本已经不在身边。大野爬下床,连鞋都没穿就跑出房间,看到松本在厨房里才安了心。大野走到松本身后,蹭着松本撒娇,但那人却沉默着,也不回头。“润君?”大野有点心慌。

    “智,”松本转过身,轻轻抓着大野的手臂,声音有些颤抖和犹豫,“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他看着大野震惊不解的眼神,感觉心脏像被攥紧一般疼。“智,你还年轻。这个世界很残忍。我是男性,又只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和我在一起,你的未来恐怕不会变得更好。我是无所谓了,但你不一样。我不能保证给你带来好的一切,那我就不该那么自私。我……”松本稍稍拉开了大野,却猛地被大野甩开了手。

    “你以为你是谁啊松本润!”大野拧着眉,一脸倔强,扯着还有些闷的声音大声冲松本吼着,“ 你能给我带来什么, 我的未来什么样,这些不是你说了算的!是我说了算! 我不管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 ”大野很生气,但眼泪一直啪叽啪叽往下掉,他又害怕又委屈,他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松本看着一脸凶样又满脸泪水的大野, 伸手把大野抱到怀里, 自己满眼的泪也终于掉了下来。松本哽咽着在大野耳边说,“对不起,对不起……”他承受着大野的颤抖,听着大野的不受控的哭泣声,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年轻幼稚的人。

    被世俗的规则左右,自以为了解怎样才能更轻松地生活,但却渐渐忘记了,甚至是放弃了,生为人最为宝贵的那些感情。


    会感冒是很正常的。大野的感冒还没好,松本的感冒也没好。这种感冒一辈子不痊愈也没关系,而且最好的药就是彼此。

    我会迈向未来,有你的存在的未来。










谢谢看完的gn们www

评论(7)

热度(41)